跳跳鸟

我原有一次写篇当作业的小说,照例单曲循环一首歌写,小说写得烂,只当是交差,但再听那首歌,心情却完全被影响了。我一点都不懂音乐,当然没法写出琵琶行这种可怕的作品,只是觉得乐声好像潮水,一点一点涨起来,他越来越感到悲凉了,那潮水没过他的脚踝、膝盖、腰际……好冷,好冷,但那却并不令人绝望,还有那么一点温暖,好像那水是温温柔柔涨起来的。或者说,正因那人有那种美好的精神,才使得无情的天地显得有点可爱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