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鸟

日常、吹邓吹汤吹好看的男孩女孩、垃圾桶

喜欢刘的时候太过于真情实感了,喜欢的时候真实地会嫉妒会心里难受。每次看到自己做完梦醒来努力捕捉最后一点残像,我都有点不舒服的触动。
一个特别原因来自于那段低潮期,陷入自我怀疑自我厌恶的泥潭。
另一方面对他的想象实在是不太应该了,应该说是超过了。我本来就习惯于将一切娱乐化,“我有这样肤浅的追求”,我可以置身事外。

我愿意记住这种感觉,但还好我向前走了。我更希望想象自己是观众,而非某些愚蠢的“xx与我”的女主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