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鸟


这父子二人,彼此酷肖,一声不响地观看弗利特早晨来来往往的车辆行人,他们的两个头彼此靠得很近,就像他们两人都长着的那对斗鸡眼一样,两人活脱像一对猴子。当老杰瑞正在边嚼边吐草秸,而小杰瑞一眨一眨的眼睛正像看弗利特街上其他东西一样,把他不停地看了又看的时候,此二人那种酷肖,并未因为这种临时发生的情况而有所减损。

对此人众目睽睽,窃窃私议,大家所怀的此种兴趣并非能提高人性的那一种。如果他不是处于可能受到那样一种可怕判决的危险之中——那么他就会以同样的比例失却引人的魅力了。这架身躯注定就要给乱砍乱剁成肉泥烂酱,这是一场热闹;这具不朽的作品就要给屠宰切割得七零八落,这会引起一场惊心的轰动。不管各种各样看热闹的以种种自欺的伎俩与能力把这种兴趣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这种兴趣,归根结底都如同吃人夜叉一般。

人肉馒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