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鸟

公民社会

1.
可以看出,在人类天生的健忘倾向面前,文化产业主动承担了守护记忆、背负记忆、传承记忆的责任。面对权力社会可能手无寸铁,但是至少还有记忆。
这段话让我想起鲁迅先生在《记念刘和珍君》中的那段话。背不下来了,大意就是随着历史的前进,先辈流下的血泪会淡漠,会被遗忘。然而

2.
保护弱势群体最有效的方式,莫过于增强弱势群体的“自组织能力”。
对于手无寸铁的弱势群体来说,最强大的资源就是莫过于自己的组织。弱者需要政府来保护他们,但是他们更需要的,是政府允许他们自己保护自己。

3
在所有的杀人武器中,沉默无疑是最凶猛的。当苏丹总统巴希尔用主权理论将联合国维和部队描述成“殖民主义”势力时,他是在试图给人类的恻隐之心划一个国界。而当那10万个人站在广场上为远处的痛苦呐喊时,他们仅仅是在表达人类天然的同情心。他们在说,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一个无法用选择性失明为冷漠辩护的时代,我们只能做一个世界公民。

4
“感官刺激主义”的确是文化市场化、大众化内在逻辑的必然结果。竞争的逻辑导致文化产品制造者不断突破底线,无论从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
但是,如果说自由是一枚硬币的话,你不可能只得到它的一面而去退还它的另一面。精神的自由是一片阳光语录,它可以培养出玫瑰,也可以养育出罂粟。如果为了给文化“消毒”而消灭“精神的自由”,也就是为了消灭罂粟而消灭阳光雨露,那么玫瑰也必将不保。

5
左右的分野
第一,外交事务上,一般右翼倾向于扩张性外交,传播美国价值,强化美国地位,支持伊战;第二,经济事务上,右翼一般主张自由贸易,削减福利,削弱工会;第三,在社会文化上,右翼一般是“保守”的代名词,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婚恋,反对非法移民入境等。而左翼则主张外交上的收缩,经济上的政府干预,社会文化上的开放。因为文化上的分野,一般右翼也被称为“保守派”,左翼也被称为“自由派”。

6消费者权益 消费者责任
消费者行动主义(consumer activism)不是一种全新的事物。用集体购买力来表达政治意见、改善社会状况,有源远流长的传统。早在南北战争以前,就有一些废奴活动家组织“自由产品商店”,只卖自由民生产的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