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鸟

我好累


在清真食堂看到妈妈陪小孩玩,小男孩快活地喊了一句妈妈。走过以后又开始鼻酸。忽然觉得自己成天想着婚姻制度和家庭的最终消亡有多少分赌气的意味在里面。我什么时候突然和妈妈的关系开始疏远,什么时候我开始只能和爸爸进行正常的沟通。我没有可能变成那个快活的小男孩了。

我真的好喜欢黄轩(的脸)啊))))

好累我不要学概率论了

搞西皮( 自家西皮再怎么不可能在一起也觉得他们好得不得了,再看别家,再怎么好怎么甜蜜都感到有隔阂。情人眼里出西施。

法革的书单我存了一波又一波 最后每天还是只看大悲和巴黎圣母院(。

好累哦不想读书了

暑假一个月……就翻了1000个字(。当腿肉都不好啃 我难受极了

做了件傻地要死的事 又不想和谁说 实在是傻得要死

这样算时间吧
我还有两天可以看完手上的中译大悲
按照平时休息的空余 我大概一年才看得完英译悲
(假设我三个月看完一本正常长度的英文原作
从现在开始学法语 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当然不会全身心投入 我还要学数学 可能十年才能学会读法原本
老天 那时我都快30了
一种计算方法吧 我想事实上我的热情不可能持续那么久 单单一本书不能改变我的整个观念 让我信服得五体投地
是想说
人生短暂 别老想着今天结束 知识的短缺成了黑洞 我越学越无法得到满足感 我还是愿意相信 再往前走 这种获得的快乐可以抵消为人的痛苦 然后它成为我除了家庭责任以外活下去的动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