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鸟

日常、吹邓吹汤吹好看的男孩女孩、垃圾桶

这样算时间吧
我还有两天可以看完手上的中译大悲
按照平时休息的空余 我大概一年才看得完英译悲
(假设我三个月看完一本正常长度的英文原作
从现在开始学法语 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当然不会全身心投入 我还要学数学 可能十年才能学会读法原本
老天 那时我都快30了
一种计算方法吧 我想事实上我的热情不可能持续那么久 单单一本书不能改变我的整个观念 让我信服得五体投地
是想说
人生短暂 别老想着今天结束 知识的短缺成了黑洞 我越学越无法得到满足感 我还是愿意相信 再往前走 这种获得的快乐可以抵消为人的痛苦 然后它成为我除了家庭责任以外活下去的动因。

我啥时候学会微积分啊

屁都不想学 就想在夏天傍晚躺在沙发上看大悲
但是没有沙发 没有夏天 没有空闲

我不能没有数学,数学和我争斗十几年,让我感觉羞耻,让我感觉绝望,她捧着我淌下的眼泪,她站在我面前,我跪倒在她跟前,她给予我恩赐。我热爱的是她的幻影,幻影里是我的努力终于不是一场空,第一张看过一眼就匆忙塞进课桌里的卷子早就成了笑谈。我的优柔寡断胡思乱想在数学课本前慢悠悠落定于尘埃。我不能没有她,我永远烦躁痛苦,我被包围在冷寂的孤独里。而在学数学的时候,这种孤独是沉静而快乐的。
我不能没有文学,也不能没有数学。

怎样变成一个有趣的人啊(。呜。

又不想回学校
唉 好烦

喜欢刘的时候太过于真情实感了,喜欢的时候真实地会嫉妒会心里难受。每次看到自己做完梦醒来努力捕捉最后一点残像,我都有点不舒服的触动。
一个特别原因来自于那段低潮期,陷入自我怀疑自我厌恶的泥潭。
另一方面对他的想象实在是不太应该了,应该说是超过了。我本来就习惯于将一切娱乐化,“我有这样肤浅的追求”,我可以置身事外。

我愿意记住这种感觉,但还好我向前走了。我更希望想象自己是观众,而非某些愚蠢的“xx与我”的女主角。

好想吸黄轩的小马啊


真好看真好看真好看
颤抖的脆弱的抗拒的 少年气
啊啊啊啊啊

Time to move on

去别处
去别处寻找依靠
去别处寻找自我

抓心挠肝啊
GB严重不足∠( ᐛ 」∠)_可是我不想补Vikings了因为真的没什么意思...